笔趣阁 > 六渡之逆斩苍穹 > 第六百二十七章 血海惊雷

第六百二十七章 血海惊雷

?热门推荐:
????“轰隆——”

????震耳欲聋的撞击声随着两件灵宝的亲密接触顿时传荡开来,竟是将此地万丈之内的空间都是震的瑟瑟颤抖,并显放射状浮现出一道道细密而狭长的黑色空间裂缝!

????在如此激烈的碰撞之下,落灵大钟也是有些不堪重负,被震的飞出了万丈开外。而与其心神相连的苗月魔使也是在其连累之下不由自主的倒飞出了数千丈开外。

????但大大出乎苗月魔使意料之外的是,在如此强势的一击之下,品阶还要比之落灵钟低上一筹的紫阳阁亮是堪堪的硬接了下来,除了血色光幕剧烈颤抖之外,塔身整体似并未受到太过明显的创伤。

????“不过是一件中品灵宝而已,不可能会有这般强横的防御之力,看来定是这血色光幕的古怪了!”苗月魔使出身不凡,见识也自是不弱,所以略作分析便是猜出了各中的原因。

????不过,虽然看出了问题所在,但想要解决却也不是那般容易。毕竟在这紫阳阁中可是还有着一位真正的孕物境大能在坐阵呢!

????苗月魔使全力一击未果,心中不由为之恼怒万分。只是还不待她再次展开强大攻势,第二波天雷却是适时的降落下来。

????没有办法,苗月魔使只得先暂停对于紫阳阁的攻势,而是心念一动之下将落灵大钟召了回来悬浮在自己的头顶上方,用以抵御天雷的轰击。

????以苗月魔使的手段以及落灵钟的变态,想要防御住这种程度的天劫并非什么难事。因此,她催动法宝之时也只是动用了三成的法力而已。但饶是如此,那巨大的钟体也是将方圆百丈之内保护的滴水不露。

????但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就在苗月魔使刚刚布置好防御,天劫雷罚堪堪降落之际,一旁的紫阳阁却是突然的红光大放的同时释放出一道粗大的,光柱径直的轰向了悬在半空的落灵大钟之上!

????“庶子尔敢!”

????苗月魔使其实一早便对于隐匿在阁中之人有所防御,这也正是他没有全力催动落灵钟防御雷劫的主要原因。但有些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对方的攻击并没有针对故意露出空门的自己,而是打向了半空中的落灵钟。

????身为高阶灵宝,落灵钟的防御极为的强横,哪怕就是不用法力催动,单凭其自身的防御之力也不是轻易能够击破的。

????因此,对方那一记红光攻击看似强势无匹,但对于已然开启了防御模式的落灵钟而言根本就不会造成什么有效的成果。

????“当——”

????那红光速度极快,还不待苗月魔使多想便已是轰轰然的击在了大钟之上,旋即便是发出了一声震荡天地的巨响!

????不仅如此,在那红色光柱将大钟轰击在震天巨响的同时,其所携带着的足以撼动日月的庞大力量竟是将这口百丈庞大的巨冲击的横移出了近百丈的距离。

????其实百丈距离对于青云老祖这等孕物境大能而言根本就不值一提,只是如今这般情景看在苗月魔使眼中却是令得她眉头大皱。

????因为就在此时,天空中的血色劫雷已然是如瀑布般倾泻而下,苗月魔使再想闪避或是躲藏已是来之不及。

????无奈之下,苗月魔使只得挥手撒出一片金灿灿的光幕挡在了头顶之上,才堪堪的将那轰落的天雷抵挡了下来。

????挡下天雷的同时,苗月魔使目中寒芒一闪,抬手向着半空中的落灵钟遥遥一点,旋即便是见到那巨钟顿时金光大放的向着紫阳阁再次砸了过去!

????“紫阳子,你害得本使亲身历劫,那本使便砸碎了你这王八壳子,看你还如何躲藏!”

????金光璀璨夺目犹如一尊烈日,携带着滔天的威势直接砸向了紫阳阁。而受此影响,天空中降落而下的银色天雷亦是被吸引的狂暴起来,足足有超过之前数十倍之多的雷霆都是在巨钟牵引下一齐轰向了紫阳阁。

????“引雷,这魔头的手段还真是毒辣!”身在紫阳阁中,紫阳老祖原本正在冷笑的脸顿时一僵,连忙催动法诀将紫阳阁的防御之力加强到了最大。

????“轰隆隆——”

????雷光大盛,亿万道天雷与落灵钟同时砸在了血光大放的紫阳阁上,顿时暴发了惊天巨震,使得整座紫阳山都是为之震颤不已,以紫阳阁为中心崩裂开一道道数丈宽的巨大沟壑!

????见紫阳阁再次挡下了落灵钟的倾力一击,苗月魔使目光深处的异色一闪而过。只是当她在见到沟壑内充斥的血红之后,却是不由露出了了然之色。

????“哈哈哈,紫阳子,没想到你为了逃命不仅无耻的欺骗、抛弃了十数万门人弟子,更是布下了这邪恶的血海翻天大阵。

????你如此做为还自称什么正派修士?我看你才是魔头,真正的魔中之魔!”苗月魔使纵声狂笑,声传万里,纵是在雷劫之中这声音亦是传入了此地众多修士的耳中。

????“什么,紫阳老祖,他之前不就已经死了么?”

????“血海翻天大阵,那可是上古邪神所创的禁忌之阵啊,没有尸山血海无法布成,没想到竟是被这紫阳老祖布置了出来,还真是丧心病狂啊!”

????“没想到这紫阳老祖竟然是一个欺世盗名、大奸大恶的邪修,相比之下咱们投靠魔教倒也算不得什么了!”

????“不可能!老祖一生堂堂正正,怎么可能会是邪修?一定是你们魔人恶意中伤!”

????“不错,我紫阳宗乃是仙道门派,又岂会有上古邪阵的祭炼之法,一定是那所谓的什么魔使故意败坏咱们的清誉!”

????“放屁!你们都要被灭门了,还有狗屁的清誉值得咱们败坏?我看这无非是你们在自欺欺人而已!”

????……

????虽然此时正在处于雷劫之中,但仍有不少正邪修士为此展开了激烈的嘴战!

????紫阳老祖也是没有想到苗月魔使的反击会如此的强势,竟然震裂了大地从而暴露了自己小心掩饰的阵法。

????但事到如今再一味的解释已然是越描越黑,反倒不如保持沉默营造一种半真半假的状态去让人们猜测。

????不过,他想瞒天过海、蒙混过关,可苗月魔使却是不会让他这般如愿。且不说双方乃是生死仇敌,单只是对方害得她亲身渡劫,平白的沾染了更多的因果,这口气她可是一定得出的。

????“若是再给你一时半刻的时间,凭借着血海翻天阵的邪恶力量你或许还真的能够冲破五方魔魂封天锁地大阵的封锁,从而逃之夭夭。

????只是如今你不慎败露了行迹,再想从本使的眼皮子底下逃走那就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了。山崩钟应,给我崩!”

????苗月魔使似是看出了事态的急迫,当下也是不顾第二波天劫的余威立即催动落灵钟展开了第二冲攻击。

????钟做为古老的乐器类法宝,最为厉害的便是声波攻击,而此刻苗月魔使所施展出的也正是此种手段。

????“当——”

????落灵钟金光大放、不敲自鸣,一声清脆而悠扬的钟鸣声犹如来自荒古的洪钟大吕一般震荡天地,使得其周围万丈方圆的虚空都是崩塌碎裂、景象骇人。

????下方的大地在这一声古老的钟鸣之下亦是颤抖不已,原本就开裂的地面更是大片塌陷,使得座落在中央的紫阳阁在剧烈颤抖中直坠而下,小半截塔身都是没入了下方犹如沸腾了的血湖之中。

????不仅如此,在这声波之中似是还蕴含着一种奇妙的法则之力,使得整座紫阳阁都是剧颤不止,好似要彻底崩溃一般!

????“混蛋!”

????身在紫阳阁中,紫阳老祖不由大骂出声,暗恨这苗月魔使出手狠辣,竟是直接将他往死路上逼。

????除了大骂苗月之外,他更恨的则是杨宇。若非是这小畜牲施展诡计引下这天劫雷罚,他此刻恐怕已经积攒够了血气成功的逃离这是非之地了!

????只是如今他两次被迫动用下方血气之力用以抵挡落灵钟的攻击,好不容易积攒的血气不增反减,这不由令得他郁闷不已。

????“看来只有再坚持一下了,只要成功的再熬过一波雷劫,他必然能够积攒足够的血气,届时再配合中阶灵宝紫阳阁的强大能力,杀出一条生路倒也并非没有可能。”紫阳老祖心中暗自忖度,并为了防止苗月魔使的袭击,他只得可再次牙关一咬的催动下方血海形成一层血色光幕将紫阳阁包在其中,这才堪堪的稳住了颤抖不止的紫阳阁。

????“还不出来,那本使便打到你出来不可!”苗月魔使一连数击都是没有轰破紫阳阁的防御,也是被击出了火气,当下竟是再次催动落灵钟发起了疯狂的轰击。

????而就在她狂轰不止的这段时间,天空上的劫云却是悄无声息的发生着变化,第三波的血色劫雷已是酝酿成熟,轰轰然的降落了下来!

????眼见血色劫雷轰然而下,苗月魔使目中不由闪过一丝狠厉之色。若是在没有上一次的亲身历劫,这一次她绝对会设法进行抵挡。不过现在既然已经沾染了因果,也就不惧再多一点了。

????更为主要的是,她也是看出了这紫阳阁的一些端倪,若是任由其再这样拖下去,等到其吸收到了足够的血气,恐怕就算是她也无法阻挡其去势了!

????而一但这紫阳老祖成功的脱离了此地,不仅她之前的诸多算计都是尽数落空,更是会对以后一统南炎洲修真界造成巨大的影响。

????因此思前想后之余,苗月魔使也只得是将牙关一咬,决心拼着付出一些代价也誓要将这紫阳阁轰破,留下这位狡诈的紫阳老祖!

????“九天玄刹,化身雷神。惶惶天威,群雷拜服。以钟引之,神雷降临!……”眼见天劫将至,苗月魔使竟是突然的停下了对于紫阳阁的攻击,转而面向东方虔诚的跪拜下来,口中更是吟唱出一段晦涩的咒语。

????在这咒语声中,落灵大钟似是受到了感召,经光大放的升到了半空之中,旋即遍是散发出了一股堂而皇之的恐怖威压。

????这威压磅礴而庄严、威猛而霸道,其中更是充斥着无法言喻的破坏之力,竟是隐隐与天空的天劫雷罚有着诸多的相似之处。

????似是感应到了落灵大钟上散发出的磅礴气息,半空中的血色劫云竟是更加狂暴的翻涌起来,一道道粗大如水桶的血红雷电如有了灵性一般齐齐蜂拥而至!

????“以钟为引,万雷朝宗!”在海量血色天雷降临的一瞬,苗月魔使的咒语终于结束,并抬手遥遥向着一半都没入了血海之中心紫阳阁指了过去。

????“轰隆——”

????在这一指之下,落灵钟蓦然一震,旋即引导着海量天雷轰轰烈烈的砸向了紫阳阁所在的血湖,只是一瞬间便是将那里万丈方圆化做了血色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