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 第八十六章 午夜来临

第八十六章 午夜来临

?热门推荐:
????张恒从杂货铺满载而归,背着背包从吉尔曼旅舍的大厅穿过。

????那个长相乖戾的男服务员一个字都没有说,就好像是没有看见他身后莫名多出的那只背包一样,尽管步枪的枪头都已经从里面探出了很长一截。

????张恒踩着破旧的楼梯走向顶楼的客房,木板在他的脚下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似乎是在抗议着他身上突然增加的重量。

????走廊上的电灯也没比外面好到哪里去,虽然还亮着,但是能照射到的范围着实有限,而且投在墙壁上的影子看起来也让人瘆得慌。

????张恒注意到对门法伯里科特的房间有人在走动,从步伐能听出年轻的异乡旅人现在有多烦躁,不过过了不久,他又坐了下来,貌似还从行李里拿了本书出来,张恒听到了纸张被翻动的声音,法伯里科特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冷静下来。

????于是张恒也没有再在走廊上继续站下去,伸手推开了自己的房门。

????回到住处的张恒接下来并没有休息,而是开始着手整理自己带回来的东西,他用苏芬战争中芬兰游击队交给他的方法尝试着制作了几个燃烧瓶,用的当然是那几只酒瓶,不过单纯的威士忌度数并不高,也很难被点燃,张恒通过蒸馏等到了一些高纯度的威士忌,中间加上火绒做引信。

????再然后他将三把枪都装满了子弹,绳索前端绑上爪钩,这样一来就可以用来爬墙了。而在最后张恒还拿起了鱼线,不一会儿屋里就被他拉满了鱼线,那些鱼线很细,在现有的昏暗灯光下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更别说关了灯后的黑暗里了。

????只有张恒自己知道那些鱼线的位置。

????他也没指望这些鱼线能杀人,毕竟它们的锋利程度和坚韧程度都有限,只要能阻挡一下可能会出现的不速之客就好,尤其是让对方心里产生不知道屋里哪里还有鱼线的念头,这样对方的行动自然会受阻。

????张恒尤其注意了几扇门和窗的位置,在给自己留下一条逃生通道后把其他地方都用鱼线给封锁了。

????做完这一切他用椅子顶住了门把手,之后就在床上躺下了。

????他并没有入睡,一来是分不清这里究竟是梦境还是什么地方,二来本身也没有什么睡意,因此就躺在那里检查其那四件阴影系列的道具来。

????张恒也说不出为什么,来到这个地方后他能清楚的感觉到阴影套内蕴藏的力量有一定复苏,不过和他之前使用时的感觉又不同,张恒取出自己最喜欢用的【阴影之刻】,在心里默想乌鸦。

????然而下一刻他并没有能看到黑暗中的那只乌鸦,张恒试着换了使用次数还有剩余的【阴影之足】,同样没有什么结果。

????张恒正准备再试试【阴影之匙】,但是紧接着他的耳朵动了下。

????有吱吱的声响从楼梯和走廊处传来,这意味着有人走上楼来了,而且并不是新的房客,也不是旅舍的服务员,除了因为唯一和外界有联系的巴士今晚停运外,也因为来者故意将步伐放的很轻。

????这意味着对方是偷偷上来的,并不想被人知道。

????张恒之前蒸馏威士忌和布置陷阱花了不少时间,现在已经过了晚上12点,绝大多数人肯定都已经睡下了,而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推测,下一刻张恒屋里那盏老旧的电灯也突然罢工了,房间陷入到黑暗中。

????这并不是因为它的使用寿命终于到了,熬到了光荣退休的那一天,而是因为有人切断了电闸。

????张恒知道好戏要开始了。

????镇上的人口口声声说着晚上有庆典,然而一直到现在屋外的街道上却依旧没有一个人,那些家伙忙前忙后准备了那么久,没道理最后都回家睡觉去了。

????不过张恒也不着急,他躺在床上没有动,想先看看走廊上那家伙准备干什么。

????出乎张恒预料,对方先去的是对面法伯里科特的428号房,在房门前停留了一段时间,估计是在探听里面的动静,之后就传来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

????法伯里科特显然也不是什么防备都没有,他之前的焦虑态度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虽然并没有同意张恒武装自己的计划,但是回来后似乎也做了些准备,门外的人用钥匙尝试了一会儿竟然没能把门打开,于是又绕到了隔壁的房间去。

????吉尔曼旅舍的房间非常有意思,以张恒住的这间为例,虽然只是个单间,但是却有一扇正门和两扇侧门,那两扇侧门分别连通着左右手的房间,张恒估计对门的428应该也差不多。

????入侵者显然是在发现正门走不通后想要另辟蹊径,不过他忙活了半天,两个侧门都试了遍后却都没能找到进入428号房的方法。

????张恒原本以为那家伙接下来会暂时放弃428转向潜入他的房间,但是让他意外的是,走廊上的声音竟然就此远去,来人似乎返回楼下去了。

????之后张恒就听到了428号房间响起脚步声,法伯里科特显然也没有睡着,可怜的年轻人估计这会儿已经被吓坏了,但是他并没有让自己沉浸在恐惧中,他知道机会难得,对方既然已经决定对他动手,那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再待在房间里是死路一条,他必须利用中间这点间隔逃出去。

????法伯里科特不敢出门顺着楼梯逃下去,这么做等于自投罗网,于是他先想到的是窗户,和张恒的屋子不同,他的房间下方正对的是一口破旧的天井,以及围绕天井的一些低矮又荒弃的砖石大楼,西侧则是一片乡间沼泽。

????窗户距离地面太高,法伯里科特想要跳到一栋砖石大楼屋顶,但是他目测了一下,这个距离下他是跳不到最近的那栋砖石大楼的,但是再走过两个房间也许就可以了,于是他先试了下南侧的侧门,发现那扇门后面被什么给卡住了,鉴于这种情况他只能转向北侧。

????而这时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脚步声也再次从楼梯口传来,法伯里科特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很快他的房门处就传来了猛烈地拍门声,来人似乎已经放弃了伪装,决定直接对他用强了。

????就当法伯里科特因为恐惧浑身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时,对门的张恒脸上却露出了一抹古怪之色。

????因为一直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人来找过他,外面那些家伙就好像是把他给忘了一样。